狠狠干ckplayer在线视频_妹妹色_哥哥干哥哥色狠狠操_狠狠操狠狠干狠狠射
|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以免找不到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教授老妈的淫秘
 

    教授老妈的淫秘

    时间:2018-09-21 苏浩家是单亲家庭,父亲在苏浩很小时就去世了,好在凭藉着父亲留下的一大笔遗产,苏浩和母亲李茜一直过着富裕的生活。从小苏浩就对学习没有什么热情,但身为大学教授的母亲李茜却一直对儿子要求十分严格。于是本无心向学的苏浩凭着被迫的努力,再加上天生的小聪明,从小到大的各种考试还总是能蒙混过关,现在居然还被他考进了重点高中。 现在是高一的暑假,功课还不算太紧,但学校也开始在假期搞各种巧立名目的补习班了。苏浩只好不情愿地每天背上书包去学校报到。可今天,他刚骑车到学校门口就被教导处的的老师拦住了。原来是上面突然搞起了检查,学校只得将这个暑假的所有补习班全部忍痛取消。听到这个消息之后,苏浩欢呼一声,在老师的怒目而视中飞快地骑车回家了。 苏浩家所在的是城郊的一个价格不菲的高档社区,他家在这裏买了一栋独栋别墅。社区裏因为都是别墅,因此住的人数并不算多,平时很是清净。苏浩很快到了家,想着要是老妈今天不在家就好了,没人啰嗦可以痛痛快快地玩电脑。 来到自家门口,苏浩发现大门是锁着的,心中不由暗叫了一声天助我也,于是赶快开门进屋,直奔三楼自己的卧室。 可楼梯刚爬了一半,苏浩隐隐听到二楼好像有说话声。难道是进了贼了?苏浩着实吓了一跳。再仔细一听,声音应该是从二楼老妈的卧室裏传出来的,为了一探究竟,苏浩蹑手蹑脚地来到了老妈李茜的卧室门口。 骚货,没吃饭啊!快点!苏浩刚到门前,老妈卧室裏就传来了一声女人的声音。听声音很像是家裏的保姆吴姨。这之后紧接着就是一阵女人的呻吟声。 吴姨名叫吴桂花,今年三十九岁,身高163CM,虽然生长在乡下,但因为从小没干多少粗累的农活,吴姨的皮肤比一般的农村妇女要白嫩光滑许多,身材也并不走形,长相又好,据说在老家也算是个远近闻名的美人。可惜她的丈夫很早以前就因为酗酒死了,于是吴桂花就只好从村裏出来打工挣钱。算起来已经在苏浩家干了两年的保姆。正处在青春期的苏浩自然很是欢迎这个美人保姆,还总爱和吴姨开开那种玩笑。而吴姨好像也不怎么在意,甚至苏浩偶尔趁母亲不在时用手在她身上揩油吴姨也不以为意,有时苏浩的动作过大,吴姨也只是在苏浩的身上轻垂一拳,口裏笑駡一声小色鬼! 吴姨怎么会在老妈的房间裏呢?难道她把自己外面的野男人带回来在老妈的房间裏偷情不成?不对呀,怎么放着楼下自己的佣人房不用,跑到女主人的卧室来偷人?算了,不管那么多了,我先留下点证据再说。想到这裏,苏浩立刻兴奋起来,他蹑手蹑脚地爬上三楼,从自己卧室裏拿了前不久逛电子市场时偶然买的偷拍摄像机,然后又轻轻回到了老妈李茜的卧室门口。这台本就是为了找机会偷拍吴姨洗澡买回来的小玩意没想到这么快就派上了更大的用场。 当细小的摄像头被从门缝推入老妈的卧室,惊人的一幕也同时出现在了苏浩手中的小显示幕上:此时的吴姨赤身坐在女主人卧室的双人床边,还有一个人则光着身子跪在地上为吴姨口交。出乎苏浩预料的是:和自家保姆偷情的并不是什么外面的野男人,而是自己的老妈——大学教授李茜! 李茜今年38岁,个子比吴桂花稍高一点。由于坚持健身,身材一直保持得很好。再加上天生的姣美面容,李茜教授一直被大学裏的男生们尊为校花,甚至就连儿子苏浩都对自己的这位美丽妈妈有点想入非非。但这位美丽的校花平时待人虽有礼貌可并不热情,是出了名的冰美人。再加上高学历和厚家底,让很多男性追求者都望而却步,因此自从苏浩的父亲去世后一直未婚。 没想到自己的这个让无数男人魂牵梦绕又求之不得的冷豔老妈竟然和自家的农村保姆有一腿,平时只会在色文站中看到的绿妈情节竟被自己碰上了,而且第一章就是同性相奸的重口味!这可着实让苏浩大吃一惊。而卧室裏的两位美熟女并不知道门外有人赏鑒,继续忘情地上演着她们的这幅活春宫。 此时吴姨已经躺到了女主人的床上,保姆的屁股挨着床沿,两条白腿把李茜的头夹在当中。李茜双手抱着吴姨的两条大腿,舌头卖力地舔弄着保姆的蜜穴。保姆的一只手在自己的两个乳房上来回揉搓,另一只手按在女主人的头上,紧抓着美女教授乌黑的长髮,口中的呻吟已经变成了肆无忌惮的浪叫。 啊……爽啊……使点劲舔!好……啊……骚货!用劲! 随着保姆的命令,女主人的动作也不断加大。李茜的身体前后扭动着,香舌舔得更加深入,给床上的保姆带来一阵阵快感。 自己老妈卧室裏的激情戏把苏浩看得血脉喷张,身下的老二早已经翘得老高。但苏浩最终还是强忍住马上脱下裤子撸一管的冲动,眼下把这难得的春情好好记录下来才是当务之急。 在门外的偷窥者天人交战的同时,卧室裏的激战也到了关键时刻。随着李茜出色的侍弄,吴桂花的身体已经渐渐变成了粉白色。保姆叫床的声音越来越大,终于,吴姨突然全身僵挺,爱液从保姆的阴道裏喷出,流进美女教授的口中。 在高潮之后,吴姨整个人瘫软在女主人的双人床上,李茜从地上爬起,躺到吴姨身边,轻柔地搂抱着自家的保姆。吴姐,爽了吧?老妈撒娇似地声音从卧室裏传来,让苏浩又是一阵激动。 骚妹子,快美死你姐姐了。 比上次还美么? 你呀,一次比一次骚。你个小骚货别是吃了啥春药了吧,咋跟我们那边喂了药的母猪似的。 什么呀,吴姐!妹妹有那么胖么?李茜假装不满地抗议道要是像,人家也顶多是像喂了药的小母狗!还是身材好的那种! 听了李茜的抱怨,保姆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哎呀,我还是头一次听说有人自己把自己当母狗的呢,你还真是骚的可以啊! 那吴姐,你说是让我这小母狗舔着爽还是让男人插着爽? 你个骚货不许叫我姐。吴桂花也顺着李茜的话和对方开起了玩笑要不然我不也成母狗了。 那怎么了!好姐姐你快别放不开了说话的同时李茜的双手开始在保姆身上游走跟妹妹一起当母狗吧。 我可没你那么贱!保姆也用手抚摸女主人的全身作为回应你们这些城裏女人就是一个比一个贱!放着人不当非要当狗! 呦,看来被姐姐你肏过的城裏女人不少嘛李茜不服气地说回头给妹妹介绍几个吧。 呸!你这么贱,挨多少回肏都嫌不够,我哪还有空肏别的女人吴姨笑駡道你一个就够我累的了。 人家天生就贱嘛,小母狗也没办法啊李茜继续用撒娇的口气说道吴姐你还没说呢,到底是被小母狗舔爽还是被男人插爽啊? 这咋说啊,各有各的爽法吴桂花已经和李茜搂在一起,一只手轻柔地抚摸着李茜的秀髮,另一只手摸索着伸进李茜的两腿之间咋了?你这条小母狗想男人了吧? 没有!听李茜的口气提起男人竟然让她有点害羞小母狗就喜欢和吴姐玩。 瞧你骚的,下面都湿透了吴桂花笑着坐了起来,抽出刚刚伸向李茜下体的手。保姆用沾满女主人蜜汁的食指在李茜的鼻子上轻刮了一下你个小骚蹄子肯定是想男人的大鸡巴了。 不是嘛!平日裏的冰山美人用更加娇媚的声音挑逗着自己的保姆人家只想吴姐的假鸡巴。 哼!姐的假鸡巴怎么也没男人的真鸡巴带劲。说!你们学校裏那些壮小伙子让你勾引了几个了? 哎呀,姐你可别胡说,人家可是一直守身如玉的。在门外的苏浩听来,老妈的话即使不听内容,只凭声调都给人一种贱贱的感觉,一反常态的冰美人让儿子感觉从未有过的诱惑。此时的吴姨已经从女主人的床上下来,保姆走到了偷窥摄像头的监控範围之外,好像是在女主人卧室的衣柜裏翻着什么。 小母狗躺好了等着!苏浩听到镜头外的吴姨一边翻箱倒柜一边对自己的老妈说一会姐姐就用假鸡巴来会会你的小狗屄。 李茜果然听话地在自己的双人床上仰面躺好,这时苏浩才发现自己的教授老妈居然连下体的阴毛都剃掉了。很快,吴姨又回到了画面上,这时的吴姨已经穿上了一条黑色的小三角裤,在三角裤的前面连接着一个黑色的橡胶阳具。保姆左手握着一副带粉红色绒边的手铐,应该是用来助兴的情趣用品。更惊人的是吴姨的右手居然还端着一台数码摄像机。不用问此时一定正在记录着两个女人之间的淫戏。而老妈面对吴桂花手中的镜头竟也毫无抗拒的意思,看来教授老妈对这种业余AV演出也是习以为常了。 骚货,自我介绍。 是!大家好,我叫李茜,今年三十八岁,身高一米六六,体重四十四公斤,三围八十、六十、八十。是个骚货。老妈甜美的声音从卧室裏传出,让躲在门外的苏浩差点当场射了出来。 李茜李茜,顾名思义就是裏面欠日的意思,可见从小父母就是把我当成条小母狗来养的,希望我将来能成为一个骚屄。我没有辜负父母的期望,从小就骚,后来因为我实在太骚,把我老公都给熏死了。 还有呢?接着交代!你是干啥的。 报告吴姐,我是职业骚货兼职大学教授,外面教中文,回家写色文。平时最大的爱好就是犯贱! 老妈这可真是淫虫上脑了啊,这都敢录!苏浩实在想不到自己的校花老妈已经堕落到了这个地步,看样子不但没有被强迫反而还乐在其中。也不知道那个吴桂花到底有什么手段能把老妈这个冷豔的冰美人收拾得这么服服帖帖。当然,现在的苏浩也实在没心思考虑那么多了,他现在唯一关心的就是尽可能地把这幕难得的好戏记录下来。 知道今天要干啥不? 知道!今天小骚货要挨吴姐的肏。 知道姐今天要肏你几次不? 知道!三次! 知道为啥肏你三次不? 报告吴姐!因为昨天晚上我儿子摸了一下吴姐的屁股。他摸吴姐屁股,吴姐就肏他妈。可是他妈太骚了,所以他摸吴姐一下,他妈就要挨三次肏!没想到自己喜欢偶尔在保姆身上占点小便宜的事情老妈早就知道,看来老妈也不是看上去那么严格嘛,苏浩不禁一阵暗喜。而想到因为自己对吴姨动手动脚而给老妈招来挨肏之祸,更是让苏浩兴奋莫名。 好!自我介绍完毕,把腿分开!準备挨肏! 是!小骚货遵命!随着一声兴奋的回答,李茜已经听话地把自己的身体摆成了大字形。 苏浩妈的自我介绍告一段落,吴姨熟练地将摄像机在一旁的架子上架好,调整好了拍摄的角度后保姆利索地爬上床。只见吴姨用手在老妈肩上轻轻一推,老妈就顺从地翻过身,让保姆将自己的双手用情趣手铐铐在了背后。随后,吴姨又把老妈的身体翻了回来。现在李茜的双手被垫到了她自己的臀下,姿势也由大字形变成了人字形。接着吴桂花跪到李茜的双腿之间,黑色橡胶阳具的龟头对準了苏浩老妈的阴户。假阳具的龟头不断滑稽地微微摆动,像是在和床上的美女教授点头致意。 骚货!腿再分大点!保姆用强势的口气发号施令,而女主人则因为这样的污言秽语显得更加兴奋。 是!小骚货遵命!李茜的双腿分得更大,几乎成了一字。虽早就知道老妈在练瑜伽,但苏浩还是第一次亲眼看到自己母亲的这项绝技。苏浩感觉自己的老二几乎要随着老妈的一字劈爆炸了。 吴姨用手从背后将李茜的细腰微微托起,另一只手扶着身下的假阳具,对準李茜的蜜穴猛地一挺,橡胶阳具顺滑地没入了苏浩老妈的下身。李茜努力将下身挺起,以配合保姆的姦淫。吴姨卖力的程度不亚于刚刚跪在床下的女主人,黑色的橡胶棒快速在美女教授的阴道中抽插,把李茜玩得浪叫连连。 啊……姐……啊……肏死我啦……啊……啊……爽啊……肏死我……啊……刚刚已经淫水氾滥的李茜在这样猛烈的攻势下很快丢盔弃甲。一字劈早已无法保持,女主人一双修长的玉腿缠到了保姆的腰间。身体随着吴桂花剧烈的动作前后移动,胸前挺拔的双峰也跟着不断地摇摆。 骚货!我让你骚!肏死你!吴姨也兴奋地边干边骂,似乎对平日高高在上的女主人的辱駡更能刺激她的性趣。 啊……姐说得对!我……啊……肏死我……啊……李茜也被吴姨感染,大声地喊叫着配合。两位美熟女就这样一唱一和,大概只用了五分多钟,吴姨就让对方达到了第一次高潮。 随着蜜汁从女教授的阴道中涌出,苏浩听到老妈发出一阵满足地呻吟。可吴姨却没有一点怜香惜玉的意思,她几乎是立刻给李茜翻了个身,保姆让女主人跪卧在双人床上,屁股撅起到正好适合自己身下假阳具出没的高度。 姐姐,歇会吧,让……啊……歇会呀……啊……啊……轻点……啊……姐……姐……保姆毫不间断的攻击让李茜有些招架不住,夹杂着呻吟的求饶声断断续续地从吴姨的身下传来,可吴姨不为所动,继续全力让假阳具在苏浩老妈的阴道裏做着活塞运动。失去自由的苏浩妈对保姆的强暴完全无可奈何,只得被动接受。随着身后的撞击,苏浩妈的身体像一条雪白的肉虫不断前后来回拱动。而保姆则不断地用手控制着女主人的身体,让对方的屁股一直保持在一个适合挨肏的位置。 两个美丽熟女这个回合的床上大战时间比上一次长了不少,李茜足足被吴桂花收拾了二十分钟才交出第二次高潮。经过这番大战,两位中年美女都已是大汗淋漓。李茜的长髮都被汗水打湿,黏在她的后背上,疲惫的脸上挂着满足的微笑。 再来吧。吴姨说着又把李茜翻了个身,看样子是準备一鼓作气连下三城。 哎呀!亲姐姐,你就饶了妹妹吧。真要把我活活干死啊!苏浩妈气喘嘘嘘地叫声求饶。可能吴姨自己也觉得有点累了,于是也不强求。她把李茜按到身下,用双手狠狠地揉搓女主人的双乳。随着她的动作,李茜发出阵阵呻吟,欲仙欲死。 小骚货!你还知道累啊!吴姨边揉还边骂看老娘一会不肏烂你的骚屄。 亲妈!您让小骚货歇一会,歇过来了您再肏。李茜不知廉耻地附和着。 呸!我可没你这么骚的闺女!吴姨笑駡道你是狗!知道了不?母狗! 是!我是小母狗!汪汪!汪汪!美女教授甜美的嗓子发出狗叫的声音,让身上的吴姨和门外的儿子又是同时一阵兴奋。 吴姨满意地在李茜的双乳上掐了一下,然后扳动女教授的身体,让对方侧躺在床上。 姐!再让小母狗歇会……啊……哎呀……啊……等等……啊……随着保姆身下的橡胶阳具不由分说地侵入女主人的阴道,李茜再次无助地呻吟了起来。同时还扭动身体,似乎是想摆脱这次过早的姦淫。可惜吴桂花的身子虽说并不像一般农村妇女一般粗壮,但毕竟长期以干力气活为主,体力要比李茜这样的知识女性好上不少,因此双手被铐的美女教授落到行动自由的美女保姆手裏会是什么结果也就可想而知了。 苏浩看到吴桂花很快便粉碎了老妈的抵抗。保姆把老妈的一条腿扛在肩上,剧烈地前后移动着身体,专业的动作颇有些东洋国好孩子片的神韵。 哎呦……亲姐……啊……亲妈……啊……轻点……啊……爽……爽死了……啊……干死小母狗……啊……汪……汪汪……在对方疯狂滴攻势之下,很快李茜就已经被玩得意识不清,只是一味地浪叫和狗叫。 捅死你个骚屄!让你骚!让你浪!吴姨则完全不顾女主人的狼狈,狠命地不断侵犯着苏浩妈的阴道,同时还不断辱駡着自己的玩物。 等到苏浩老妈第三次喷射自己的爱液后,两个女人终于全都精疲力尽了。吴姨疲惫地躺倒床上,环抱着李茜的细腰,将已经被弄成一滩烂泥的美女教授拦进怀中。橡胶阳具此时还留在女教授的阴道裏,情趣手铐也依然禁锢着女主人的双手。李茜喘着粗气,无力地任由保姆亲吻着自己的脸颊。两位美丽的熟女在床上相互依偎着,享受着激情后的温存。 吴姐,一会把我放开吧过了好一阵李茜率先开口,语气已经不像刚才那样狐媚咱们收拾收拾,一会出去吃午饭吧。 好妹妹,忙啥呀。再呆会。吴姨也恢复了平时温柔的语气出去吃啥啊,别费你钱,姐来做。 吴姐,没事……李茜的话说到一半嘴就被吴姨堵上了,四瓣香唇贴到了一起,卧室裏又是一阵销魂的呻吟。 结束了这个长吻,吴姨起身给李茜打开了身后的手铐。两个人开始收拾她们刚刚激战的战场。苏浩怕被老妈和吴姨发现,赶忙悄悄收好自己的偷拍工具下楼离开。他骑车离开自己家的社区,直奔城裏的电子市场,在刚刚的偷拍中苏浩已经又暗自想出了许多需要补充採购的电子设备。他决定先不告诉老妈学校取消补习班的事情了,苏浩的这个暑假注定丰富多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