狠狠干ckplayer在线视频_妹妹色_哥哥干哥哥色狠狠操_狠狠操狠狠干狠狠射
|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以免找不到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金鳞岂是池中物 第六十一章 计中有计(四)
 

    金鳞岂是池中物 第六十一章 计中有计(四)

    时间:2018-09-18 「姐,把衣服脱了吧,我帮你洗个澡。」陈曦说完开始脱自己的衣服,可一看陈倩,还是呆呆的站在那,一脸悲苦的神情。女孩儿一阵难过,「姐……我帮你脱。」说着就伸出了手,刚刚碰到姐姐的肩头,陈倩突然捂着脸蹲了下去,虽然没有声音,但从她抽搐的肩膀可以看出她是在哭泣。   陈曦也赶紧蹲下,「姐姐……」当她的手再次女人的身体时,陈倩猛的一甩手,两人的胳膊在空中重重的撞在一起,姐妹俩面对面的坐倒在地。陈倩的脸上充满恐惧,两条腿拚命的蹬着地,使身体向后退,直到碰到了浴室门,双臂挡在胸前,满脸泪水的哀求道:「求求你们……不要碰我……求求你们……放过我吧……放过我吧……」   「姐姐,姐姐,」陈曦跪到女人分开的双腿间,两手紧紧的抓住她的双肩,用力的摇晃,「姐姐,是我啊,小曦,姐姐,你镇静一点儿,你看清楚,我是你的妹妹小曦啊。」「小曦……小曦……」陈倩擦了擦被泪水模糊的双眼,「小曦。」一把抱住了妹妹,泪如雨下。   陈曦知道姐姐的痛苦是自己所不能想像的,虽然不是亲姐妹,可从小一起长大,又有血缘关係,要说姐妹连心也不算过分。看到姐姐这个样子,女孩儿别提多难过了,心中还有一丝的内疚,如果没有自己,姐姐也就不会认识施小龙了,更不会有今天这种事情发生,她鼻子一酸,眼泪也掉了下来。「呜呜呜……」两个美丽的女人就这样抱头痛哭,足足有好几分钟。   最先平静下来的还是陈曦,她明白,现在这个时候,自己一定要坚强,她止住了哭泣,抚摸着陈倩的长髮,「姐,洗个澡吧,洗乾净了就会好过一点儿的。事情已经发生了,再怎么样都不能逆转,今后的日子还很长,还有那么多关心你的人,大伯、大伯母、我爸、我妈、我,还有涛……涛哥,你绝不能让一个男人就毁了你的生活。」   这些道理陈倩又怎么会不知道呢,可自己做了二十三年的梦在一昭便被击得粉碎,是不可能说不难过就不难过的。她抬起了头,看着妹妹,「小曦……你不明白……再也没有好男人会要我了,我已经不乾净了,我从小就梦想着在新婚之夜把自己献给我心爱的丈夫,和他幸福的过一辈子,现在……现在是不可能了……」   「姐,你别傻了,」陈曦轻轻的拨开粘在姐姐脸上的头髮,「咱们女人的价值不是用一个毫无用处的处女膜来衡量的,真正爱你的男人是不会因为你受过的苦难而嫌弃你的,他只会更加的疼惜你,爱护你。」   「真的吗?」陈倩的心里并不相信一个失去了贞操的女人还会得到真爱,但她的潜意识正在寻找一切可以安慰自己的理由。「当然了,我不会骗你的。」陈曦扶起了姐姐,她确信,如果姐姐未来的老公能有侯龙涛一半儿好,那自己刚才的话就不是瞎说,「姐,咱们先洗澡吧。」   「嗯……」陈倩开始解自己的衣扣儿,「小曦,你出去吧,我自己就可以了。」「姐,我……我陪你洗吧。」「不用。」「姐……」陈曦可不能就这么走,经过刚才侯龙涛的提醒,她也不放心让陈倩一个人关在浴室里。「你不用担心我的,」陈倩凄苦的一笑,「我不会做傻事的,我没有那个胆子。」   「这……我不是这个意思,姐……」还没等女孩儿说完,陈倩已经进入了淋浴里,把玻璃门儿关上了。陈曦也不好再坚持,水声已经响了起来,她只能慢慢的退了出去,但为了以防万一,还是把浴室的门留了一条缝儿。   陈倩闭着眼睛,仰起头,任由温热的水流打在自己脸上、身上,雪白的娇躯在微微的颤抖。「呜呜……」女人拚命的将浴液抹在肌肤上,身体上的污浊可以洗净,但心灵上的屈辱却沖刷不掉的。陈倩颓然的蹲了下去,泪水和淋浴一起顺着脸颊滑落。   侯龙涛提着两口袋衣服和一包快餐回到了套房,看到陈曦一个人站在窗前发呆,「小曦,倩倩呢?」「啊!姐姐在洗澡呢。」「你就让她一个人?」「没关係的,浴室的门没锁,我刚刚就去看了一眼,能从淋浴的玻璃门上看见她的影子。」   「唉,」侯龙涛歎了口气,「倩倩的情绪怎么样?」「稍微好了一点点,」陈曦摇了摇头,「施小龙那个混蛋,真是个变态。」「怎么这么说?」「你没注意到我姐姐脑门儿上的那道血迹吗?」「噢……那个……」「那一定是姐姐……姐姐的血,被那个混蛋抹在她的额头……」女孩儿气的握紧了小拳头。   侯龙涛走过去,把女孩儿拥进了怀里,「我不会放过他的。」「涛哥,你打算怎么办?」「我会让他在北京寸步难行的。」「你千万别惹出麻烦啊。」「放心吧。」男人在陈曦的唇上一吻,「对了,你把衣服给倩倩送进去吧。」「嗯。」女孩儿提了口袋,进入了浴室。   十几分钟后,姐妹俩一前一后的从浴室里走了出来,侯龙涛赶忙迎了上去,「倩倩,你怎么样?」「我……我没事儿……」陈倩的脸上基本没有血色,她心不在焉的答了一句,就一个人走到窗前,呆呆的望着天空,今天的天气不是很好,灰濛濛的。   男人走到她身后,沉重的说:「倩倩,对不起。」「为什么道歉?」女人连头也没回。「你不奇怪为什么刚才我和小曦会出现吗?」「这……」经他这么一提,陈倩才想起确实有点儿蹊跷,「为什么?为什么你们会知道我在那儿?」   「别墅是我租的。」「怎么会……」女人还是看着窗外,但声音明显的有些颤抖。「涛哥事先不知道那个混蛋会……」陈曦听出了姐姐语气的变化,急忙替爱人解释,「那个混蛋平时就仗着他妈妈的一点儿权力,经常敲诈涛哥,这次他说是为了给你庆祝生日,还骗涛哥说决不会逼你做什么你不愿意做的事儿,涛哥就答应给他出钱包别墅了。」   「这样啊,龙涛,不是你的错。」陈倩虽然受了打击,但还是懂得道理的,这件事儿确实与侯龙涛没关係,想起自己一进别墅时那种高兴的心情,和现在真是天壤之别,「都是我自己的错儿,是我认人不准,怪不得别人。」   「姐,你别这么说,你千万不能责怪自己,一切都是施小龙造成的,是他欺骗你。」陈曦从后面抱住了姐姐。「小曦,你不知道跟我说过多少次他不是好人,我却从来都没听过,这还不叫自讨苦吃吗?都是我自己的错儿。」   「姐……」陈曦刚要再说话,侯龙涛已经把她拉到了一边儿,「先别说了,现在她听不进去的。我到客厅把饭菜住备好,咱们吃点儿东西吧。」「好。」女孩儿无奈的走到她姐姐身边,握住她的手,「姐,别想那么多了,你也饿了吧,先来吃饭吧。」   「嗯。」陈倩被妹妹拉着来到外屋,坐在桌前,端起碗筷,将米饭送进口里,却有一半儿又落回了碗里,她只是一直吃白饭,也不伸筷子夹菜。陈曦都快哭出来了,扁着小嘴儿看了一眼男人,意思是要他帮忙劝劝。   「唉……」侯龙涛放下了碗筷,右肘撑住了桌子,手掌在脑门儿上来回搓着,闭上了眼睛。他本以为陈倩一直会大哭大闹,那样的话,自己绝对可以坚持得住,恨得下心,他以为自己的心肠是很硬的,可女人现在却是一副凄凄楚楚的样子,大眼睛里明明噙着泪水,却强忍着不让它们流出来,侯龙涛看得心都快碎了。   原来是不想把事情都集中到一起,免得自己手忙脚乱,最早也要再过三天,只要是在二月十四号以前「坦白」就行,可现在不能再等了,一切都要提前进行。「涛哥,你怎么了?」陈曦看到男人脸上突然出现的痛苦神情,不无担心的问。   侯龙涛没有回答女孩儿,他向后靠到椅背儿上,仰起头,「倩倩,是我对不起你。」陈倩抬起头,两颗晶莹的泪珠终于顺着白嫩的面颊滑落,「龙涛,刚才就说了,跟你没关係的。」「不,你不明白,倩倩,你没有被施小龙迷姦,你现在还是冰清玉洁的处女之身。」「啪叽」姐妹俩手中的两副碗筷同时掉到了地上,摔得粉碎……   「嗯嗯嗯……」施小龙扭了扭身子,翻身坐了起来,「啊啊啊……」伸了一个大懒腰,浑身的肌肉都在发酸,「妈的,我这是在哪儿啊?」他捏了捏脖子,猛然想起昨晚把陈倩迷倒时的情景,真是怪了,怎么说什么也记不清后来的事儿了呢?   「陈倩!陈倩呢?」男人这才发觉身边的床铺是空的,第一眼看见的就是床单儿上的点点血迹,紧接着就是被撕坏了、扔在地上的小内裤、乳罩和白内装,还有一个用过的避孕套。「我给她开苞了?这么美的事儿怎么可能不记得呢?」施小龙的头疼得厉害,双手抱住了脑袋。   他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一下儿蹦下床,打开房门,一边大叫着陈倩的名字,一边把上下两层所有的房间都找了一遍,根本没有女人的蹤影,看来是已经走了。客厅中的桌子上摆放着早已凉透了的剩饭菜,跟昨晚的样子一样,最后他又回到了卧室。   施小龙根据自己老二的情形和感觉来判断,昨晚一定是打过炮儿的,而且还不止一次,肛门还有点儿发胀,难道说陈倩还贱到给自己抠屁眼儿的地步。「啊!为什么啊!?」他简直快要发疯了,昨天晚上的记忆是一片空白。   男人再次注意到了地上的衣服,一把捡起那条小内裤放在鼻子前,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好香。」茉莉花儿般的味道真是诱人。施小龙伸出舌头,疯狂的在内裤的裤裆内侧舔舐了起来,紧接着又抓起乳罩压在自己的脸上,用内裤套住了阴茎,狂烈的手淫起来。这可是侯龙涛的失误了,他要是知道自己最心爱的女人的贴身衣物被人用来「扛管儿」,非得「猴儿颜大怒」不可。   施小龙搓的鸡巴都疼了,不一会儿就射出来了,他穿好衣服,到了楼下,从自己的大衣兜里取出手机,先给陈倩的手机拨了一个,没开机,再给她家打,没人接。「妈的,跑哪儿去了?」他现在是一点儿折都没有,也不知道女人是从没从自己,他心里是十五个吊桶打水,只好再给侯龙涛的手机打一个,也没人接。   「肏,」男人看了一眼表,已经快2:00了,人都找不到,担心也是白搭,「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他乾脆穿上大衣,出门儿开着车离开了。现在的小孩儿,尤其是施小龙这种娇生惯养的大少爷,做事儿根本不考虑后果,好像什么都无所谓一样……   「涛哥,你……你说什么?怎么可能?」「龙涛,真……真的吗?」姐妹俩都站了起来,不可置信的看着男人。「小曦,你来。」侯龙涛把陈曦叫到一边儿,在她的耳边耳语了几句。陈倩看到妹妹的脸上忽然升起了一抹桃红,像是很害羞的样子,她更是不明所以了,听了刚才男人突如其来的话,她并没有高兴,她根本不敢相信。   陈曦满脸红晕的走到姐姐身边,「姐,你快跟我来。」说着就拉着她进入了浴室,还把门锁上了。「小曦,你……龙涛跟你说什么了?我真的没有被……」「姐,把裤子脱下来。」「什么!?什么意思?」「涛哥说如果咱们不相信,就要咱们自己检查一下儿,他说……他说你的处……处女膜儿一定还是……还是完好无损的。」   「这……这……」陈倩的脸也红了,她知道要怎么个检查法,可那也太羞人了。但现在最主要的就是证明自己是否还是清白之身,别的也顾不得了,「小曦,不用你……你看着我吧?」「噢,对。」女孩儿赶忙又出去了。   侯龙涛坐在床边,双肘支在两腿上,八根手指交叉,两只大拇指托着自己的下巴,好像是在发呆,又好像是若有所思。「涛哥,到底是怎么回事儿?」陈曦走到男人身边。「啊。」侯龙涛回过神儿来,一拉女孩儿的胳膊,把她按倒在床上,压住她的双唇吻了起来。   「唔……唔……」陈曦先是一惊,在这种时候怎么能亲热呢,可男人的舌头一挤进她的嘴里,她就软化了,她根本没法儿拒绝侯龙涛对她的任何要求,她太爱这个男人了。「呼……」侯龙涛喘了口气,顺着女孩儿的粉面一直舔到她的耳根,「小曦,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   「啊……」陈曦轻轻的抚摸着爱人的头髮,一时之间就忘记要问施小龙的事儿了,「涛哥,我也爱你,老……老公……」侯龙涛又把舌头伸入了女孩儿的檀口中,温柔的舔舐甜美的口腔壁、搅动柔软的嫩舌,他知道,这是一段时间之内,自己最后一次吻这个美人儿了。   陈倩将马桶盖儿放下,解开了腰扣儿,转过身,把长裤和小内裤都退到了膝盖处,然后才坐下,浅紫色的女式衬衫的圆摆下露出了雪白的双腿,自己看了都觉得耀眼。圆翘的屁股稍稍向前错了一点儿,变成半躺的姿势,一只纤纤玉手伸进了两腿间。   女人的脸上除了羞涩,还写着些许的迷惑,她以前从来也没有把手指放进自己的身体里过,她觉得那是自己未来夫君的特权,虽然她也曾经在夜深人静之时用手「安慰」过自己成熟美丽的身体,但却只是在娇美的小阴唇交叉处的那粒小肉芽儿上搓弄,今天看来要破一次例了。   「啊!嗯……」陈倩轻轻的痛叫了一声,乾涩的阴道紧紧的闭合着,别说是手指,就是一根针也难已插入。女人只好先按住自己的阴蒂,指腹缓缓的旋转起来,「啊……嗯……嗯……」她的喘息慢慢的有些急促了,眼神变得迷茫,脸上罩着诱人的红霞。   「啊……啊……」陈倩的另一只手颤抖的在小穴口摸了一下儿,已经湿润了,应该可以「检查」了,但按揉阴蒂的右手却不听使唤,左手的手指也压进了阴道的浅处,双腿不由自主的一分一合,甜美的快感不断的刺激着脑神经。   「嗯……不可以……啊……龙涛……和小曦都……都在外面……不可以……啊……」女人用力在自己的下唇上咬了一下儿,强行停住了自己的淫行。浅埋在小穴中的手指又稍微的进入了一些,「嘶嘶……」娇嫩的膣肉裹住了侵入的异物,她摸到了一层薄薄的粘膜,再想向里插,就有点儿疼了,「这应该就是处女膜了吧?」但她却不敢肯定。   侯龙涛正在陈曦的脖子上亲吻着,女孩儿热呼呼的小手儿已经从男人的后领处伸了进去,在他背上胡乱的抚摸着,「啊……涛哥……不要……姐姐……她……嗯……涛哥……」「呀!」陈倩一开浴室门,就看见了这一幕,赶紧低下头,「小……小曦,你进来一下儿,我问你点儿事儿。」说完又把门关上了。   「啊!」陈曦猛的清醒过来,急忙从男人的身下钻了出来,轻轻的在他身上打了一下儿,「你……我都说了不要嘛,让姐姐看见了,现在是什么时候,真是的,你坏死了。」「小曦……」侯龙涛也站了起来,拉住女孩儿的手。「你呀。」陈曦爱恋的在他脸上亲了一下儿,又整了整衣服,快步的走进了浴室。   「姐,怎么样了?」「小曦,」陈倩扭扭捏捏的转过身来,「你……你知不知道那个是什么样的?」「哪个?」女孩儿不太明白姐姐的意思。「处……处女膜。」「处……我……我……你等一下儿。」陈曦又跑出去了,过了几分钟才回来,「涛哥说就是你……你……你身子里……就是一层肉膜儿。」   陈倩还是有点儿不放心,要是当初上生理卫生课的时候哪怕是稍稍的注意一点儿,也不会有现在的尴尬了,她担心侯龙涛是为了不让自己伤心而说假话。「小曦,你能不能让我……」陈倩跟妹妹咬起了耳朵。   「啊?这……」女孩儿听完姐姐的话,脸上刚刚恢复本色的肌肤又染上了桃红,「好……好吧。」陈曦咬着下唇,羞涩的脱下了牛仔裤和内裤,闭上眼睛,「姐,你轻一点儿。」「嗯。」陈倩伸出了一根如同青葱般的玉指,「小曦,要不要先……先……先让它流……流水儿啊?」   「唉呀,姐,你别说了,不用,人家都快难为情死了。」陈曦羞赧的踱了一下儿脚。「噢,好,好,对不起。」陈倩赶忙靠了过去,用左手扶住妹妹的小蛮腰,右手的食指轻轻的抠入了她的身体里,这才发现阴道其实已经很湿润了,但却不知道这是刚才侯龙涛干的好事儿。   「啊……姐……嗯……」陈曦皱起了眉头,虽然姐妹俩从小就形影不离,就算在都变成了大姑娘之后也经常一起出浴,偶尔也会拿对方的身体取笑,互相拍拍屁股,捏捏乳房,但像今天这样却是想都没想过的,被自己的堂姐进入身体的感觉,真是没法儿形容。   「怎么了?小曦,难受吗?」陈倩担心的问,她可没对着镜子手淫过,自然不会知道妹妹脸上是难耐的表情。「不……没有……嗯……姐……你……你快点儿……」「啊。」女人这才继续将手指向里插,被柔软的阴道壁包裹着的感觉让她的脸更红了,呼吸也粗重起来。   「嗯……姐……」陈曦的身体有些发颤,双臂抱住了姐姐的脖子,把头枕到她肩上,「不要了……啊……你还没完吗?姐……嗯……不能再……再往里了……啊……」「我……我知道了。」陈倩撤出了修长的玉指,上面沾满了透明的粘液。   女人向后退了一步,眼中再次出现了泪光,妹妹的阴道壁和自己的一样娇嫩,一样有弹性、有力量,只有一点和自己不同,虽然刚才已经摸到了光滑的小「肉球」(子宫),但却从来也没碰到那层薄薄的粘膜。   「呼呼……」陈曦尽量使自己的呼吸平复下来,「姐,你确定了吗?」「呜……」陈倩一把抱住了妹妹,但这次流出的是喜悦的泪水,「小曦,他……他没骗……没骗咱们……呜……我还……还是……啊……还是处女……我还是……还是处女……」   「真的!?」陈曦也抑制不住激动的心情,紧紧的和姐姐相拥在一起,两个人都是以泪洗面。不知哭了多久,姐妹俩终于平静了下来,陈倩都有些要虚脱了,一切都像是做了场噩梦,但既然只是个梦,那就没什么好伤心的了,可侯龙涛他是怎么……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献给爸妈的最好礼物